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哥的博客

我是个火车车迷,是个和火车有缘的人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川滇藏大香格里拉极致金秋摄影行   

2014-08-18 06:30:13|  分类: 旅游摄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稻城一路心情去往乡城。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,也不见318国道上那么多骑行和徒步的游人,植被明显茂盛起来,一条大峡谷映入眼帘。在山顶一眼望去,峡谷向远处延伸看不到边际,高山、深谷、茂密的植被,它们相互偎依在这宁静的一角,没想过自己会成为风景,这条峡谷就这样静静的卧在那里。一路上,秋色如画,远胜新都桥。同行的一位大师顿时来了灵感,把自己的拍摄主题定为“秋染”,啧啧,忒有才了!晚上到达乡城小城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乡城,四川西南部一处素有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南大门康巴江南美誉的地方。是藏语卡称的汉语音译,其含义是手中之佛珠。由于境内的硕曲河有北而南纵贯 全景,好像一根丝线把座落在沿河两岸相对称的村寨链接在一起,犹如一串佛珠。乡城境内群山起伏,峰高入云,逶迤苍莽 。这里自然、原始、纯净、至美,犹如一幅凌空展开的画卷。凝视着自然景致的千姿百态中,感受到了不同于任何一处的一种心境——平和,安乐,与世无争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告别四川,过定曲河与金沙江的两江交汇处,到奔子栏金沙江欧米伽大拐弯,夜色朦胧中到达飞来寺。房间正面就是梅里雪山,于是支起三角架于窗台,拍摄梅里星轨,折腾至深夜12点。

第二天一早摸黑到达拍摄点,守候梅里雪山的第一缕阳光和日照金山圣景。澄净碧蓝的天幕上,梅里十一峰如处子般亭亭玉立,静静绽放。随着时间的变化,她们不断变换着芳华,由淡淡的白,到洗洗的紫,逐渐是渐渐的粉。。。终于,太子峰顶一点粉红,接着。。。在朝圣藏民虔诚的膜拜中,在众多摄影人激情的咔嚓声中,日照金山的美景如愿呈现在我们面前。继06年后,我再一次目睹梅里日照金山的盛况,依然热泪盈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告别飞来寺,沿着澜沧江河谷,一路向西,进入西藏境内的盐井。抵达盐井镇正值中午,品尝了趣味与美味兼备的加佳面,便认识了美丽的老板卓玛。听司机说盐井最著名的小吃当属加佳面了。加佳面据说在炮制时用了当地盐井所产的井盐,面里撒上肉碎、葱花、香菜,还有一种别的什么香料,吃起来面很筋道,味道还不错。之所以取名加佳,是因为碗虽然大,但是每碗只有一筷子的面,吃了立刻再加,每加一次还是只有一筷子。而店里的小姑娘总会热情地说再加一碗吧,可别小看了这一筷子的面,我努力地吃了10碗就赶紧搁下了筷子。

    澜沧江一路奔腾,在滇藏交界处的深谷里形成了一个近似“S”形的小小拐弯,以产盐而闻名藏区的盐井就藏在这道拐弯里。芒康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古老制盐术,千百年来的积淀,使这里成为藏区的富庶之地。

 

    盐田都是居民们自己搭建的。盐田人先用粗大的原木搭建骨架,然后在上面横铺一层结实的木板,最后再铺上一层细细的沙土。这样卤水向上可以蒸发,向下可以渗透,简单却非常实用。芒康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古老制盐术。

    制盐的工作都是由女人们来完成的。每天早晨女人们背着桶、挑着担子下到江边的卤水井取出卤水,再挑上半山腰倒在盐田里。平整的盐田像镜子一样,有种神秘的美感。尽管同取一江之水,两岸的盐田却泾渭分明地出现红、白两色。西岸的加达村盐田是红色,东岸上下盐井村的盐田却为白色,并因此被称为红盐井和白盐井,这种看似神秘的现象源于澜沧江两岸土质的不同——加达使用红土铺盐田,而上下盐井却用细沙或白土铺田。借着日晒风吹和盐田渗漏,卤水得以蒸发、结晶,十多天后,一层层结晶盐就出现了。用木刮刀轻轻刮拢这层晶体,再装到竹背篓里沥干水分,芒康人就得到了大自然馈赠的财富——盐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沿陡峭的江岸而上,就是一片片层层叠叠用木架子支撑起的盐田,一片片盐田之间以危险的简易栈道连通,我们背着相机上下都很艰难吃力。盐田架上垫了土,又铺上细砂,细砂可以渗水,那样盐水就干得快了。日积月累,渗到架子下面的盐水都结成了长长的钟乳状的盐条。那些木架子盐田错落有致,鳞次栉比,有的刚倒入盐水,风吹水面,波光粼粼;有的水分已经蒸发,洁白的盐晶映着雪山夕阳,闪耀着迷人的光彩;有的还没来得及倒盐水,裸露着棕红色的台面,朴实无华。这些五彩斑斓的盐田与奔腾的江水,碧绿的农田和浓郁的核桃树,构成了一幅壮丽的画面,令人难忘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接下来,芒康--左贡--邦达——八宿——然乌——米堆——波密,一路向西。

亚拉山川藏线一百零八道拐

 

 

业拉山半山腰的嘎玛村田园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从波密出来沿着318国道向西行,有一号称川藏鬼门关的路段叫“通麦天险”。14公里长的“通麦天险”,在易贡藏布江边高悬的峭壁上,路窄,坡陡,道滑,弯曲,急转,颠簸。它路基不稳,山体十分疏松,时不时地往下滚落土石,塌方堵路,这边刚修好那边又垮塌了。在这段路上每辆车都低速缓慢行驶,部分狭窄路面只容一辆车通过!“通麦天险”一旦发生意外,犹如异物梗阻在喉,上下不得,进退两难!同时还要面对时时刻刻意想不到的自然灾难,随时会在你身边发生。现在的路况已经好了很多,悬崖上塌方区用混凝土浇筑固定,路面下方通过木桩加固,即使是这样,每年雨季这里还是塌方事故不断,川藏公路为此中断也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有人说,因为通麦天险,成都至拉萨的班车绕道几千公里北走青藏线;因为通麦天险,内地游客在川西流连犹豫,圣地拉萨遥不可及;因为通麦天险,从拉萨过来的游客在鲁朗镇徘徊张望,为不能探访波密交响诗般美丽的森林雪山湖泊而扼腕叹息,心目中的瑞士画卷近在咫尺,却难东进半步……

    傍晚,我们的车驶上由武警守候的通麦大桥,正式进入“通麦天险”路段。由于司机一路上的渲染,甚至还有些添油加酱吧,我们悄没声地走在14公里的“通麦天险”上,如同走在地狱的刀尖上,同时还有一种很强的压迫感。道路崎岖,山川险峻,在高低不平的窄道上颠簸,左侧几十米悬崖下,滔滔流淌的江水;右侧山体不时裸露滑坡的痕迹和巨石,吓得心惊肉跳,一阵阵冷汗。而且最怕会车,尤其是上坡急转处,会车的技术含量要求特别高!幸好天色已黑,看不见更多外面的情况,只能在车里一个劲地祈祷。可能由于是晚上,我们很幸运,没有遇上雨雪,没有坍塌滑坡,也没有更多的会车,有惊无险地通过了。这时才把悬在体外的那颗即将停跳的心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坎,一道魔障,一旦迈过去,千里川藏线再险阻亦无足为奇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